新闻详情

News Detail

建设动漫之都,人人有责

来源:广州市三开文化娱乐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8-09

你,相信国运吗?

中国古代的阴阳家们认为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都存在于一个从无到有而后再从有到无阴阳交替式的内在循环之中,他们把这个现象归结为命运,引申到国家层面之上就称作国运。反之,缩小到城市层面,就是城运了。

杭州成为动漫之都的故事,说起来,就多少带点城运的成分。

2005年的杭州滨江区,今天人均GDP最高的高新区,动漫产业最为集中的区域,还是产业园与农田交替的大工地;彼时,中国的动漫行业还是一个由动画代工厂,漫画杂志和电视动画组成的散沙,杭州本土的动漫企业,除了中南卡通和杭州飞龙,同样出众者寥寥。

杭州的城运,正是建立在上述一穷二白的基础之上的。2005年,首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在杭州举办。之后的数年间,杭州先后迎来了夏天岛、飒漫画、翻翻动漫、玄机科技、娃娃鱼动画、美盛文化等一系列日后引领行业风潮的玩家,产业链结构迅速完善,动漫之都的雏形由此建立。

问题的关键在于,站在2005年的时间关口,为什么风口偏偏刮到了杭州?

                                               未标题-1.jpg

「广杭之争,谁将占得先机?」

临近年关,杭州政府首先在政策层面送出了一份红包。

1227日,《关于推进杭州市动漫游戏产业做优做强的实施意见》正式发布,这是杭州针对动漫游戏产业推出的第五轮政策。

最新修订完善的政策从2014年的31条浓缩为18条,主要涉及鼓励精品力作、鼓励开拓海外市场、鼓励开展资本运作、鼓励做强公共服务四大版块。

最值得关注的变化体现在内容扶持政策上,除原有的电视台播出补助外,新政中增加了电影票房补助”“出版物发行补助”“舞台剧票房补助”“新媒体播映补助”“作品获奖补助,内容涵盖动漫全产业链。

补助力度较之过往也有加强。比如,对于本市企业或机构为第一出品方的原创动画影片,票房超过1000万元,给予补助50元,并按照票房递增,票房超过1亿元,补助可达300元。

其实,想在2020年成为动漫之都的,并不止杭州。

未标题-2.jpg

去年9月,广州市政府也颁布了《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动漫游戏产业发展的意见》。

广州的扶持政策围绕五大板块展开,分别是(1)建立原创资源库,奖励扶持原创做优做强;(2)对原创动漫游戏的创作、生产、运营、发行、推广等给予适当扶持;(3)积极开拓国内外市场,鼓励动漫游戏走出去;(4)鼓励人才引进和培养,全面提高从业人员素质;(5)优化产业发展环境,提高市场竞争水平。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广州只在文件中陈述了扶持对象和扶持方向,并未像杭州一样罗列出扶持的细节。

查询相关档案不难发现,广州的动漫产业扶持始于2006年,之后在20072014年两度加码。20142015年,从市政府战略性产业扶持资金中专门安排3000万元,进一步扶持动漫产业发展。

虽然罗列出了总金额,但具体做出什么可以拿到扶持款,标准几何,谁又最终拿到了这笔钱,广州政府均未做出公示。

放眼全国,广杭两地的扶持政策,力度均已属于全国前列,但细细分析政策细节,却又可以发现诸多不同:杭州得益于影视副中心的身份,拥有大量影视公司,在影视产业链的开发上具有很好的延展性,因此本次政策特别加强了针对内容产业链后端的扶持力度,比如电影,舞台剧,新媒体等;广州自古便是商贸之城,又有完整的玩具产业链,因此内容后服务至关重要,扶持重点涵盖衍生品销售和出口是广州扶持相比于杭州的最大不同。

因此,如果你的企业属于内容产业上的轻公司,杭州也许更适合;如果后期需要设置衍生品变现的节点,广州相对完善的玩具工业体系和销售网络想必能够提供足够的助力。

未标题-3.jpg

(白马湖动漫广场,当年是郊区中的郊区)

「为什么是杭州和广州」

中南卡通董事长吴建荣至今还铭记着20054xi来公司考察调研的情景,那天,习书记一下车,就来到动画制作办公室。

由于刚刚搬进新办公大楼,空调还没来得及装。办公室显得闷热。

动漫做得怎么样?”xi一边用毛巾抹汗,一边仔细观看动画制作,向动画设计师询问情况。

中国动漫只有行业没有产业中国动漫市场很大,但90%被国外卡通抢走”……面对习书记的关切,吴建荣将困惑与尴尬一一托出。

xi听罢,语重心长道:动画不是用钱来衡量的。它能够为青少年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粮。当得知传播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500集动画片《天眼》在播出后广受好评时,习近平感到由衷高兴。

“xi很早就意识到了动漫产业是21世纪的朝阳产业。吴建荣说,他曾多次强调举办动漫节的重要性,并对动漫产业的发展提出具体建议。

(节选自《浙江日报》20171011日版)

事实上,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xi做出指示之前,杭州政府围绕打造动漫之都的规划已经行动起来:

200412月,中国美术学院传媒动画学院成立,截至目前,杭州共有2个国家级的动画产业基地,3个国家级的动画教学基地,几乎占据全国的半壁江山;20054月,中国国际动漫节落户杭州,并决定每年固定在杭州举办。

现任杭州市动漫协会会长的中南卡通总经理沈玉良表示,当年杭州市政府还在扶持动漫产业上给出了一系列具体措施,比如现在各省市都在沿用的动画上星补贴政策,最早便是发源于杭州。

上层建筑的快速完善,使得杭州在与其他城市的招商之中爆发出了明显优势,接下来的剧情,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了。

未标题-4.jpg

他们来了

200611月,姚非拉带领20余人的夏天岛团队从北京搬迁到杭州,成了圈内最大的消息。

在此之前,姚非拉在北京的非拉艺术工作室有限公司在漫画圈已经名气响当当,曾多次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旗下的summer团队拥有猪乐桃、于彦舒、夏达等一线人气漫画家,素有中国漫画梦之队的称号。

虽然姚非拉表示,未来要创作在杭州,运营在北京,但明眼人都瞧得明白,这是杭州挖了北京的角儿。而要说起这角儿是怎么挖的,自然也是大有门道。

滨江区政府的一些官员看了我们的作品后来跟我们联系,其实他们当时可能也不太了解,估计是他们的小孩告诉他们姚非拉是谁,猪乐桃又是谁。”2010年时,曾经是夏天岛王牌漫画家的猪乐桃在接受浙江在线记者采访时曾这样表述,当时除了杭州,还有北京和广州等地也在邀请夏天岛工作室入驻。杭州的政府扶持力度比较大,而且他们不是很有商业目的,比较关注漫画的原创性,是把漫画当作文化创意产业来发展,这是我们选择杭州最主要的原因。

核心竞争力到头来还是落到了顶层设计上。

未标题-5.jpg

2006年,同样选择杭州作为事业新起点的,还有今天翻翻动漫总裁沈浩。2006年,沈浩从日本东京回到杭州,创立长源数码,依靠给集英社漫画做上色制作的基础工作赚取了第一桶金。之后,长源数码更名为翻翻动漫,业务线也进一步拓展为漫画IP开发,新星杯大赛,漫画家孵化器和衍生品开发。

翻翻动漫的成立,给国漫小圈子吹来了一股海外的风。2011年,《航海王》漫画开始在《钱江晚报》上连载,更新频率为每周一更。这是中国报纸首次连载《航海王》,也是集英社首次在海外报纸上刊登作品。

两年之后,漫画家刘飒在杭州滨江创立了《飒漫画》,注册地点就在今天的星光大道对面,靠近滨江区政府。在此之前,漫画纸媒中心城市的身份,随着不同刊物的兴衰,有着数次迁移,从《北卡》时代的北京,到《漫友》系的广州,再到《知音漫客》系的武汉。巅峰时期发行量破两百万册的《飒漫画》的到来,填补了这一行业空白。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意味着,在互联网时代到来前,杭州已经开始积累日后产业升级所需要的人才土壤。

未标题-6.jpg

动画人的故事

2006年的国漫,依旧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生意:除了图书版税这门看得见的收入外,其余版权收入大都如同镜花水月,看不见摸不着;如今已经成为嘲讽的用爱发电,也并非空穴来风,在当时的情境下,确实也带着几分自嘲的色彩。

这点从漫画公司的选址便可见一斑。漫画创业者们公司的选址,大都保留着能省则省,能靠扶持就靠扶持的原则,因此大都集中于余杭、滨江、下沙这种主城区的边缘地带,至于拱墅、上下城和西湖区,也就是后来并入上市公司美盛文化的美盛动漫之流才能享受的待遇。

究其原因,几乎与华策和长城落户主城西湖区,而网大公司更集中于下沙的现象如出一辙,属于主流文化与亚文化在城市地域上的现实切割。

相比于漫画人的蛰伏,动画人的机遇似乎要更好那么一点。2006年,广电总局一纸黄金时段禁播国外动画的禁令,使得内容与渠道的原有平衡被打破。由于海外动画被逐出晚5点~9点的黄金档,大量少儿频道和卫视的动画栏目出现了内容空白,亟待填补。

由于日更的迫切需求,政策首要惠及的企业是中南卡通(代表作《天眼》)和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代表作《喜羊羊与灰太狼》)这样具有产能优势的公司。

但这个消息对于2007年即将上线《秦时明月》的玄机科技而言,依旧可以称得上一个极大的利好。2007年,3D动画番剧《秦时明月》登场时,曾在业内掀起一波短暂的小高潮——在往后的7年间,《秦时明月》连续出了五个系列,长期位居k16中国动画人气热度榜首第一。直到2014年《画江湖之不良人》登场,国产少年3D动画番剧的池子才算重新有了活络起来的信号。

未标题-7.jpg

相比较而言,娃娃鱼动画的故事,由于没有吃下中国电视动画的时代红利,就远没有那么高举高打了。2009年,潘斌、不思凡、梁华斌和爱海在杭州成立了娃娃鱼动画,公司业务主要分为两条线,一条是商业性质的代工业务,另一条则是把代工赚来的钱投入到艺术型短片的制作之中。在之后的数年中,娃娃鱼动画相继制作了《殇》,《小米的森林》,《秘语》等精品短片。

对于深耕于这个产业的有心人,收获只会迟到,但不会缺席。2017712日,娃娃鱼动画获得阅文集团5000万人民币的投资。1天之后,娃娃鱼动画的联合创始人不思凡离开之后的首部电影《大护法》登陆院线。这部电影最终收获了8760.2万的票房和8.1的豆瓣评分,在国产电影领域已经不俗。

回顾杭州二次元产业的集聚过程,看得见的手和前瞻性布局是绕不开的两个主题,产业的繁荣与前期政策的扶持,大有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的先后逻辑。动辄10年以上的扶持周期,也大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味道,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今天的耕耘者依旧是10年前的那一批。

只是对于动漫创业者而言,他们在选择栖身之所时,会将哪座城市列为首选呢?

本文摘选自百度百家号文章,如对作者有影响,可随时下架!